更多信息网

新闻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 > 亲历者讲述传销套路:北派简单粗暴南派攻心洗脑

亲历者讲述传销套路:北派简单粗暴南派攻心洗脑

  “大白菜叫天青一大片,土豆叫铁板鱿鱼丝,每天就吃土豆白菜。有时候骗到人了,上面奖励下来100元,整个宿舍吃好一点。有时他们让出去“淘宝”点儿菜,一开始我不知道什么意思,原来就是在批发市场里捡别人不要的菜叶子。我120斤,最后瘦到了100斤。”

  全文5002字,阅读约需8分钟

静海曹官庄村北枣树林深处,十多名传销人员搭着简易遮篷,在野外“躲负面”,即逃避打击。新京报记者 赵吉翔 摄  静海曹官庄村北枣树林深处,十多名传销人员搭着简易遮篷,在野外“躲负面”,即逃避打击。新京报记者 赵吉翔 摄

  新京报记者王佳慧 实习生张艺 编辑 苏晓明 校对 郭利琴

  身陷传销骗局,东北大学毕业生李文星、山东男子张超、湖南女大学生林华蓉相继丧命。传销青年之死再一次刺痛了整个社会的神经。

  近日,工商总局、教育部、公安部、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四部门联合发文,要求严厉打击、依法取缔传销组织。通知强调,对打着“创业、就业”的幌子,以“招聘”“介绍工作”为名,诱骗求职人员参加的各类传销组织,坚决铲除。

  对于传销,为何屡禁不止?为何有人深信不疑、不断陷落?不同派别的传销组织有什么样的手段?我们找到两位曾在南、北派传销中做了3年的传销者,讲述亲身经历。

  他们一个在传销组织底层讲课、烧饭,一个做到了“老总”;他们都有赚钱的梦想,信服传销组织所打造的高层人士形象,期待自己某一天也能开宝马奥迪,穿金戴银。

  以下内容为两人口述。

  北派:拳打脚踢 简单粗暴

  张越(化名),高中毕业。 2008年23岁进入传销,2011年离开。

  (一)

  李文星出事旁边的那个树林,我们也去过。那是2008年6月,我刚进河北燕郊做传销3个月,到天津静海区那边学习。其实在我进去之前,团队刚从天津搬到燕郊没多久,静海那边(传销)太多,名声不好了。

  传销无非就两个借口——找工作和谈恋爱。他们会在qq或者婚恋网站上用女孩照片注册,跟你聊,过段时间就说爱你喜欢你,把你骗到燕郊。我同学骗我说北京有份电子厂的工作,女孩子又多,月薪5000-6000元,我一听就过去了。到北京坐上一辆大巴到了燕郊。第一天同学还有一男一女领着我玩儿,晚上住宾馆。到了第二天,他们说让我去他们住的地方看看。

  那是个两室一厅,客厅里没有人,等我进去后他们把门反锁,从一个房间出来十几个男的,让我老实点儿,不老实的话就见不到明天的太阳。我一下懵了傻眼了。

  他们让我打牌,我不想打也不行,心想瞅着机会逃出去。晚上吃饭,大白菜放点儿水煮了一锅,我说不吃,旁边那人一拳头就打过来,“你吃不吃!”

  趁人没注意,我和同学站在角落里,我就说,“你把我整过来,回去有你好受的。”讲了之后,他就给主任说了。主任把我叫过去问我是不是要报复,之后又是一顿拳打脚踢,四五个人齐上。

  第二天,讲课。其实我一句没听进去,尽想着能出去。相同的课讲了3天后,问我听懂没有,我说一点点。问我问题,没答出来,又挨了顿揍。

  挨揍还是好的,罚站不让睡觉不给吃饭,大冬天扒光衣服泼凉水。我还见过当过兵的,跟他们顽强抵抗。不行呀,搞不过,里面十几个人对付你一个,就是李连杰都不一定能打得过。

  三四个月后,我都能讲课了。那课天天听,就50分钟内容,傻子也会了。

  一般白天不让人出去,容易暴露。晚上出去,两三个人跟着你,跑也不好跑。他们让我发展人,我就忽悠,说在邀约在邀约。他们说,我要是不约人,就永远离不开这里。我心里想,你们这帮人叫人过来就往死里打,我不可能把我亲人叫来。后来他们说,讲课讲得好也是有贡献。我负责教课、烧饭、带朋友(带新来的人出去玩儿),上面的人帮我招人。他们这边有个责任制,叫“上拉下推左帮右扶”。我不成功我上面的人也成功不了。

警方控制传销团伙。图/视觉中国警方控制传销团伙。图/视觉中国

  (二)

  他们有套说辞,这个行业目前处于“技巧期”,这行太挣钱,如果人们都来做,那就没人种水稻、没人开车,国家就乱套了。还对我说“打是亲骂是爱”。

  大白菜叫天青一大片,土豆叫铁板鱿鱼丝,每天就吃土豆白菜。有时候骗到人了,上面奖励下来100元,整个宿舍吃好一点。一个宿舍多的时候十二三个人,少的时候七八个,女生三四个。有时候他们让出去“淘宝”点儿菜回来,一开始我不知道什么意思,原来就是在批发市场里捡别人不要的菜叶子。我120斤,最后瘦到了100斤。

  他们解释因为人要先苦后甜,年轻人吃苦没什么,红军都吃过树皮。

  这边卖化妆品,大套3900元,小套2900元。问我投几套,我说没钱,都花掉了。其实我根本不想干,但想着能不能交了钱就出去。后来他们让我给家人打电话,说我昨天喝酒,在医院里,已经胃穿孔了,需要5000元钱做手术。我妈当时没相信,正好我有个远房堂哥在北京,她就说你在哪个医院,让我哥把钱送过来。那边人不敢让我家人过来。

  过了段时间又让我编假话说找了个女朋友,怀孕了,对方父母不让,需要拿钱把孩子做掉。我讲电话的时候,那些人在旁边听着,我故意磕磕巴巴语无伦次。我妈一听,就知道是假的。家人害怕,一旦戳破,那边人对我人身造成攻击,也就僵着。最后还是问堂哥借了3000块交了上去。

  他们时刻关注着你,你不开心,马上就被汇报,然后上面找你谈话。手机不允许锁密码,锁说明不忠诚。他会随时突然抽查手机,看你和别人聊了什么东西。

  (三)

  熟了以后,他们就不打我了,还帮挤牙膏、倒洗脚水、按摩一下。我也不想逃跑,还是想挣钱。

  在那边混了3年。人在那个环境中,很复杂。周围的人都说挣钱挣钱,一个正常人不知道怎么的,就觉得这真能挣钱了。

  里面大部分都是农村出身的人,在外面打工也挣不了几个钱,听着上面忽悠,有了发财梦。

  让我下定决心的,是看更高级别的经理穿金戴银、手臂链子,连衣服扣都是镀金的,进出开着宝马或者奥迪。觉得我也要成为那样,回老家光宗耀祖。后来才知道车是他们租的。

  在那边生活费一天8块钱,挣到了钱要放在主任那里保管,比如你想出去买双鞋,就去找主任要。骗一个人给570元,我最多时一个月扣除生活费到手1600元,还有好几个月一毛钱没有的。

相关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