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信息网

装修

当前位置: 首页 > 房产 > 装修 > 业主多次变更装修方案 “烂尾”别墅装修谁买单

业主多次变更装修方案 “烂尾”别墅装修谁买单

因为接了一个装修别墅价值40万元的大单,陈君(化名)很是开心。没想到,这套别墅装修,他不仅没有挣到钱,最后还和业主柳芳(化名)打起了官司。原来,施工中,柳芳对设计方案进行变更,增加了不少工程量,却拒绝按照合同约定增加工程款。陈君多次要求柳芳支付工程款遭到拒绝,无奈向法院提起诉讼。近日,长沙市开福区人民法院就该案作出一审判决:被告柳芳支付原告陈君工程款19484.5元。

纠纷 工程加量不加价

据陈君的代理律师、广东国晖(长沙)律师事务所苏甜介绍,陈君和柳芳去年初签订了《室内改造室外土方扩建合同》。根据合同约定,柳芳将位于长沙市开福区的一套别墅室内改造及室外挖土方扩建工程交由陈君施工,合同中确认的预算工程款为42.8万元。签订合同后,陈君立即按柳芳提供的设计图纸组织施工。

2017年5月,柳芳却对设计方案进行了变更。“要求陈君按照变更后的设计方案重新组织施工,对一些已施工部分要拆除重建。”苏甜告诉记者,对此,陈君要求根据合同约定对变更的设计增加工程款,柳芳不同意。

因此,陈君无法继续履行原合同,于是停工。他按照此前的预算单价,核算了已经完成的工程量和留存的材料共计价值22万余元,减去已支付的12万元,柳芳欠付106407.5元。

此后,柳芳另找装修公司进行施工。陈君多次联系柳芳请求付款,用以支付工人的工钱,均遭拒绝。2017年7月,陈君一纸诉状,将柳芳告上了法庭。

争议 工程量无法鉴定

近日,开福区人民法院依法适用简易程序公开开庭审理了这起案子。

法庭上,陈君请求依法解除双方签署的《室内改造室外土方扩建合同》;判令柳芳支付已完成工程款106407.5元。

对陈君主张的已完工工程量,柳芳不予认可。她认可有剩余材料,但对剩余材料价值不予认可。

“由于被告不履行付款义务,给原告造成了经济损失,导致原告拖欠工人工资,理应承担相应责任。”苏甜发表代理意见时表示。对此,柳芳辩称,原告系自然人,无施工资质,上述合同为无效合同。根据相关司法解释的规定,合同无效时,只有在工程竣工合格的情况下,施工方才有权按照合同标准主张施工款。因此,原告没有收受工程款的资格,且保留向原告主张返还已支付的工程款的权利。

判决 被告担责六成

法院审理后认为,原、被告签订的《室内改造室外土方扩建合同》主要内容为改扩建房屋、挖运土方及室内装修,并非严格意义上的建筑工程,无需取得建设工程资质,故该合同合法有效。

原告停工后制作了已完工工程量计算表,因被告有异议未予确认,后双方亦未对已完工工程量进行结算。因此,原告自行制作的已完工工程量计算表不能作为结算依据,其仍应承担已完工工程量的举证责任。被告在双方未结算的情况下,另行委托他人进场施工,导致现场被破坏,无法完成鉴定,亦应承担相应的法律后果。

考虑实际情况,法院认为,双方对于未结算均有过错,酌定由原告承担40%的责任,被告承担60%的责任。参考原告提交的结算依据,法院酌定原告已完工工程量为129484.5元,剩余材料价值为10000元,故被告应付原告工程款共计为139484.5元,减去被告已支付的12万元,被告还应支付原告19484.5元。同时,法院确认,原告与被告签订的《室内改造室外土方扩建合同》已于2017年5月解除。

律师说法

实际施工人要有证据意识

相对于大型建设工程,许多小微型建设工程没有招投标程序,也没有第三方监理方,工程量也是事先约定或者工程完工后一次性结算。在工程未完工便产生工程量结算纠纷的情况下,大多只能借助专业机构进行鉴定,并在当事人质证的基础上作为工程结算的依据。发包人与实际施工人发生纠纷后,往往会要求实际施工人中止施工并退场,并与其他施工人签订合同继续施工。当案件审理时,原工程已被覆盖或工程已经竣工,实际施工人对其完成的工程量大小无法举证,亦无法通过司法鉴定确定原有工程量。

“这种情况下,若依然按照‘谁主张谁举证’的证明责任分配原则,判处负有举证责任的实际施工人一方败诉,显然有悖于实体正义。”苏甜认为,根据大多数相关案例的判决,在我国,对于此类案件采用自由裁量说,即在发生证明妨碍的情形下,法院通过适用诚实信用原则,在从其他证据获得的心证基础上综合考虑妨碍的性质、主观形态、实施的方式、可归责的程度以及被妨碍证据可证明待证事实的程度,采取自由裁量的方式来对事实作出认定。

苏甜提醒:实际施工人一方更要有证据意识,在施工时就要做好相关的记录和证明材料的保存。同时,可采取分段确认工程量等方式以预防可能产生的争议。工程的发包方也需要履行产生纠纷后的磋商、固定工程量等合同义务。

相关信息: